五点半左右魏琩回到饭店。一出电梯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  • 来源:黄区试看

  五点半左右魏琩回到饭店。一出电梯,他先走到朱丽叶房前敲门,等了一下没有回应,才继续举步走向自己房间。

  一开门,一张被塞在门缝里对摺的字条掉落,魏琩捡起来看——

  romeo:

  我的皮包被抢了,现在要去办事处补辩护照跟机票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  朱丽叶

  魏琩一读完立刻冲进房间打电话,他与台湾办事处的官员很熟,一通电话就知道朱丽叶到过那儿没有。

  「有,刚走不久。」官员回答。

  谢过对方,魏琩改拨给航空公司。

  一问之下,确定有一名台湾籍女子正在柜台等待。魏琩麻烦地勤人员转接,一分钟後,朱丽叶接起电话。

  「喂?」

  「我romeo,你还好吗?」

  一听见是他,朱丽叶倒吸了口气,回答的声音微微颤抖。「我还好,只是被他们弄得好生气。我明天就要回台湾,没回程机票急得要命,他们却一点都不紧张,一个义大利男人甚至还跟我开玩笑。」

  魏琩能够想像那个画面,美丽的朱丽叶在柜台前急得坐立难安,但义大利男人却只看见她的美色,而忘记她待办的事情。这就是义大利男人,他们都很和气,对漂亮女人非常殷勤,但却很少认真做事。完全把注意的重点搞错,还可以跟对方笑得一脸天真无邪。

  「你再忍耐一下,等我,我马上过去。」

  挂上电话,魏琩立即动身。

  魏琩前脚一跨入航空公司大门,一名面色红润的义大利男人立刻步出办公室,跟他哇啦哇啦问好,友善地伸手拥抱。

  朱丽叶儍眼地看著眼前这一幕,romeo是什么身分,航空公司经理竟然主动出来迎接他?

猜你喜欢

五点半左右魏琩回到饭店。一出电梯,

五点半左右魏琩回到饭店。一出电梯,他先走到朱丽叶房前敲门,等了一下没有回应,才继续举步走向自己房间。一开门,一张被塞在门缝里对摺的字条掉落,魏琩捡起来看——romeo:我的皮包

2020-04-17

隔天早上十点才回饭店更衣,赶赴电影首映会。

隔天早上十点才回饭店更衣,赶赴电影首映会。据紫星与其经纪人说法,当天晚上留在男人家中的,不只有她一人,还有她其它几名圈外好友。她只是想趁回台湾工作,乘机和好朋友们聚聚,怎知道竟

2020-04-17

你要找精灵啊,不行噢,现在不可以敲门。」

你要找精灵啊,不行噢,现在不可以敲门。」「为什么不行?」「因为李xx在里面啊!」小职员瞧瞧左右,确定旁边没人经过才又压低声音说道:「我跟你说,你别跟别人说噢!每次只要他遇上瓶颈

2020-04-17

昨晚我看过确定没问题,就派人送出去了

昨晚我看过确定没问题,就派人送出去了。」一看康苹表情就知道她想说什么。「放心,我从妳电脑里重新列印了两份。」那就好。康苹就怕一下小心被她睡砸了这桩要紧事!雷钧瞅着她微微一笑,然

2020-04-17

切断手机通讯,雷钧转手拨内线叫来管家。

切断手机通讯,雷钧转手拨内线叫来管家。他今天回阳明山雷宅陪爸妈吃饭,刚好方便他联络管家做事。铃声一响,中年管家立刻出现在书房门外,他毕恭毕敬地问道:「少爷有什么吩咐?」「明天帮

2020-04-17